最后的牧马人——《百年沧桑祁连山》系列报道之四

时间:2019-7-27 10:13:04

来源:中国新闻播报

点击:3690 打印

下降的祁连山雪线

以石羊河、黑河、疏勒河为源头的祁连山水系,滋润着河西走廊灌区70多万公顷的良田,可以毫不夸张地说,祁连山就是河西走廊的生命线。然而,由于近十几年来受全球气候变暖的影响,祁连山区冰川萎缩,雪线下降,加之人为的乱垦乱采,严重地破坏了祁连山区的生态环境,导致大量的土地沙化。目前,河西走廊已有10余万亩土地被沙化,下游的民勤县红崖山水库也一度面临干涸,不得不实行生态移民。而身处祁连山中段的山丹军马场也深受其害:从解放初至1992年底开垦的50余万亩耕地,眼下只有不足6万亩是水浇地了。

 

谢幕的世界第一大马场

山丹军马场位于河西走廊中部,祁连山冷龙岭北麓的大马营草原,地跨甘青两省、毗邻三市(州)六县,总面积329 .54万亩,其中草原184.98万亩,耕地40.3万亩,林地80万亩,其它面积24.26万亩,海拔2420-4933米。初始于公元前121年,具有2100多年的悠久历史,现为国家第一批认可的“中华老字号”企业。是目前世界上历史最悠久,亚洲规模最大,世界第一大马场。

山丹军马场自1949年9月建场以来,近50年一直归属军队管理,是我国乃至亚洲最大的军马繁育基地,也是我军最大的粮油肉生产基地。每年都要输出大批的骏马良骥支援国防和经济建设。特别是培养出来的“山丹马”,是我国少有的挽乘兼用优良品种,近几年来已向全国各地输送10万多匹。为我国的良马培养做出了重大贡献。

2001年9月10日,山丹军马场整体无偿移交中国牧工商(集团)总公司管理,实现了由军队保障性企业向社会化企业的转变,现名为甘肃中牧山丹马场总场,下辖4个农牧企业,10个工(商)矿企业,8个社区,4个事业单位,其中在职职工7878人,离退休职工3023人。

山丹军马场地势平坦,水草丰茂,夏季绿草如茵,冬季一片金黄,是马匹繁衍、生长的理想场所。早在三千多年前,这里就已养马。自西汉以来,这里以当地马种为基础,又引进了各种西域良马,杂交培育出的山丹马驰名天下,这里遂成为历代皇家军马养殖基地,经久不哀。山丹马体形匀称,粗壮结实,雄健膘悍,耐粗饲,适应性良好,速度和持久力俱优,是驮、乘用的良骥,目前共有一万多匹马。

山丹军马场不仅是当今世界最好的马场,而且该地风光旖旎,游人如织,也是著名的旅游胜地,游客可以在马场举行骑马旅游、野营,参观赛马或马术表演,并游览自然风景名胜,同时这里也是理想的塞上影视场地。自《牧马人》、《蒙根花》、《文成公主》、《王昭君》、《和平年代》、《红色康拜因》等30多部影视片在此拍摄并播出后,山丹马和军马场都名声大振,成为重要的影视旅游胜地。

追溯历史,汉武帝元狩二年(公元前121年)骠骑将军霍去病,将万骑,出陇西、过焉支山、汉阳(大马营)大草滩,直达祁连山西端。击败盘踞在焉支山、大马营草原的匈奴各部,败退的匈奴族凄然回首,发出千古悲歌:"失我祁连山,使我六畜不蕃息;失我焉支山,使我妇女无颜色"。

北魏太武帝拓跋焘太延5年(公元439年)结束了河西"五凉纷争",消灭了北燕北凉、西凉政权,统一了北方。此时,扩充后的大马营草原,十数年养马高达200万匹,骆驼100万峰,无数。

隋炀帝大业5年(609年),炀帝杨广西巡张掖、御驾焉支山,会见突厥及西域27国王公使者,亲临大马营草滩,并领昭下令在大马营草滩设牧监,牧养官马。

唐朝初年,太宗李世民命太仆张景顺主持牧马事业24年,在唐代养马极盛时期已逾7万匹以上。

清嘉庆6年(1801年),大马营草滩孳生马1.8万匹。清道光18年(1838年)已达2万匹。至晚清时,时局动荡,马政衰微,大马营草原只有马数百匹。

中华民国8年(1919)10月,陆军部委任虞奎武为大马营马场场长,归陆军部军牧司管辖。后因战事频繁,马场几经沉浮,于民国18年(1929年)沦为军阀马步青、马步芳兄弟的私人牧场。直至民国29年(1940年)才复归国民党中央政府经营。几经周折,组建为山丹军牧场。

1949年9月21日,中国人民解放军奉毛泽东主席令正式接管山丹军马场,

1950年1月定名为中国人民解放军西北军区后勤军牧部山丹军牧场。1953年,山丹军牧场更名为中国人民解放军西北军区司令部第一军马场。主要任务是为部队生产轻型乘用骑兵马。

1955年,第一军马场改名为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后方勤务部山丹军马场,归总后勤部管辖。

1957年3月,根据国务院指示,山丹军马场由解放军总后勤部交由农垦部管理,更名为国营山丹牧场,属国营农牧企业。

1961年6月,国务院批复同意总参、农垦部关于将下放给各省区的军马场重新收回,交由总后、农垦部共同经营管理的报告,国营山丹牧场收归军队管理。8月,总后正式派工作组接管,改称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后勤部山丹军马场。

1975年10月21日,总参、总后决定组建中国人民解放军兰州军区军山丹军马场总场,交兰州军区管理,具体管理工作由兰州军区后勤部负责。

1986年12月,按兰州军区后勤部(1986)后司字第149号命令,原兰州军区军马总场改为中国人民解放军兰州军区后勤部马场管理局。局机关编制。局设政治部、办公室、农机处、畜牧处、工业处、教育科技处、财务处、劳资处、供销处、土地处、武装部、防疫站、劳动服务公司。

2001年9月10日,根据党中央、国务院、中央军委关于军队保障性企业调整改革的重大决策,山丹马场整体无偿移交中国牧工商(集团)总公司管理,更名为甘肃中牧山丹马场总场,下辖一、二、三、四场及机械厂、化肥厂、电力公司、酒业公司、矿业公司、供销公司、油脂公司、牧业公司等12个二级企业和农牧研究所、中学、医院、兰州干休所、张掖干休所、山丹干休所6个事业单位。

2006年3月30日,山丹马场6所中小学和公安机构分别移交山丹县人民政府和张掖市人民政府管理。2006年底总场下辖4个农牧场、8个社区、4个事业单位、10个工商(矿)企业。

 

最后的牧马人

漫步于祁连山下的大马营草滩,在水草丰茂的草原上,记者感触良多,历史上这里史志典故多有记载。但因战乱而时兴时废。而眼下,在高科技信息化时代,冷兵器年代的主要交通工具战马,早已绝尘而去,而驯养战马的山丹军马场,现状又是如何呢?带着诸多疑问,记者来到了山丹军马场一场。

破旧的场部,进入大门便看到一栋三层小楼,右手边排列着一排不知建于什么年代的小平房,房子挺多,但鲜有人出入,记者出入了好多间房子,才见到了两三个办公人员,经多方打听,见到了一场的副场长周荣。现年44岁的周荣是老马场人了,周荣说自己的父辈们是新中国成立后来到马场的第一代牧马人,为了马场殚精竭虑,操尽了心。在三年困难时期,父亲每天给马群喂鸡蛋和豌豆吃,自己却饿着肚子。现在因为生态威胁,加上缺乏地方政策的支持,经济发展不能纳入地方区域发展范畴而日益趋于衰落。

“年轻人都不愿意呆在马场了,我们这些第二代牧马人的孩子们在外面上完学,都没再回来。曾经造就了牧马人的吃苦耐劳精神和珍贵文物马踏飞燕的马文化,恐怕要成为空谷绝唱了!也许我们这一代将要成为最后的牧马人了。”

讲到动情处,周荣声音哽咽。事实上,曾经辉煌时山丹军马场一场有马匹好几万匹,眼下,只有700多匹,这些保留的马匹,主要是保种养马,企业贴钱,因为战马失去了作用,大量驯养吧,没有效益,放弃吧又担心山丹军马绝种。无奈,大量职工便分化,让一小部分职工养马保种,绝大部分职工养牛种地,维持生计。现在一场共有职工700多人,其中牧业职工200多人,农业职工500多人。许多职工都没有工资,只有场部划分每个职工50亩生活田,又称“两费”自理人员。现在年轻人都不愿意待在马场了,只有我们这些60后70后苦守在这里了。

尽管如此,在这些年的努力下,军马场的生态环境还是略有改善。经甘肃省农科院有关专家测算,近年军马场地区祁连山年平均增雪30多毫米;甘肃林业勘察队调查显示,军马场自然保护站林地覆盖率与70年代相比,提高了15.3%。曾经多年未见的棕熊又出现在了林区,濒临绝迹的滩黄羊也在山区显出身影。

但是,这一切仍然无法遏制荒漠化的进逼,无法阻挡肆虐黄沙的入侵。站在山丹军马场的一场草原,北面是胭脂山,南面是祁连山,曾经飘荡在古战场上的那首“亡我祁连山,使我六畜不蕃息;失我胭脂山,使我嫁妇无颜色”幽幽的悲歌,依然旋律苍凉。只不过,旋律中不再有对战争的恐惧,而是增添了对生态的无奈。

告别军马一场,当我们开车回望时,只见最后的牧马人周荣还在落日的余晖中依依不舍地向我们招手,前方是一望无际的草原,偶尔见到一两匹马,那都是招揽游客骑乘用的。最后的牧马人也只有在回忆中重温昔日那万马奔腾的场景了。(本报记者许晓雯甘肃报道

责编:武学文 来源:中国新闻播报
免责声明:凡未注明“来源中播网”的图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中播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其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把你亲历的说出来 把你看到的拍下来 把你想到的写出来 每个公民都是记者 这里是你的话语平台
关于中国新闻播报】 【联系我们】  【理事单位】  【市场广告】 【版权声明】 【豁免条款
中国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中国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自律公约 12321垃圾信息举报中心 中国新闻网站联盟
 电子邮件:zgxwbb@126.com 即时客服:qq:1071325889 监督热线:010-52869066
版权所有 中播网       京公安网安备11010802015252号     京ICP备14032489号